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自閉症兒童新隱憂:資金匮乏致普通學校難配備特教

2019年07月23日 04:26 來源:法制日報 參與互動 

  資金匮乏導致招收殘疾學生的普通學校配備不了特教

  自閉症兒童的新隱憂

  ● 自閉症也稱爲孤獨症,是廣泛性發育障礙的一種,主要表現爲不同程度的言語發育障礙、人際交往障礙、興趣狹窄和行爲方式刻板

  ● 《殘疾人教育條例》規定,招收殘疾學生的普通學校應當安排專門從事殘疾人教育的教師或者經驗豐富的教師承擔隨班就讀或者特殊教育班級的教育教學工作

  ● 特教老師缺乏的現狀在短期內難以解決。除了加強特教方面的師資建設外,更爲緊迫的是讓所有的普通老師都能掌握一些特教的知識和技能,可在師範院校裏增設特教相關課程、對在職教師培訓時增設相關培訓內容

  □ 本报记者 陈磊

  對于一個6歲的普通孩子,如果你給他一個蘋果,然後再給他一個蘋果,他知道手裏是兩個蘋果,用數學語言告訴他“1+1=2”,他也能理解。

  但在北京一家事業單位上班的郭鳳發現,她的女兒果果卻不能理解用抽象的數學語言表述“1+1=2”,因爲果果是一名自閉症兒童。

  郭鳳決定讓今年滿6歲的果果推遲一年上小學,“我去她的劃片學校打聽了一下,學校沒有爲自閉症兒童配備專門的特教老師,果果去上學也沒有太大意義”。

  《殘疾人教育條例》規定,招收殘疾學生的普通學校應當安排專門從事殘疾人教育的教師或者經驗豐富的教師承擔隨班就讀或者特殊教育班級的教育教學工作。

  劃片學校沒有特教

  兒童延遲一年入學

  郭鳳和丈夫畢業于知名大學,且都是碩士畢業,丈夫在機關工作,她在事業單位工作,兩人在北京四環附近買了房子。

  2012年下半年,他們迎來了可愛的女兒。在郭鳳看來,自己的生活一帆風順。波折突然出現在女兒4歲半時。

  7月15日,在北京市地铁6号线某站的站台上,郭凤向《法制日報》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她給女兒報了一個舞蹈班,一節課半小時。一開始,女兒還能靜靜地聽老師講解和示範,大約20分鍾之後,女兒站起身開始在教室裏到處跑,老師怎麽提醒也不管用。

  第一節舞蹈課就這樣匆匆結束,郭鳳不停地向老師道歉。

  郭鳳還發現,女兒上英語課也是如此,“她跟小朋友一起學東西的時候,只能集中一會兒精力,差不多20分鍾後就開始不專心”。

  郭鳳在網絡上搜索相關信息後意識到,女兒可能是自閉症兒童。經過專門醫院的診斷,她的猜測得到了證實。

  公開資料顯示,自閉症也稱爲孤獨症,是廣泛性發育障礙的一種,主要表現爲不同程度的言語發育障礙、人際交往障礙、興趣狹窄和行爲方式刻板。部分兒童在一般性智力落後的背景下,某方面具有較好的能力。

  郭鳳和丈夫很快接受了這個現實,聯系到北京市一家專業機構爲女兒矯治。

  據郭鳳介紹,女兒的症狀並不是很嚴重,經過矯治之後已經可以到普通學校接受教育,她只是對學習不夠專心,對外界刺激不敏感,需要進行個別化教育。

  今年5月,郭鳳聯系女兒所在片區的學校打聽自閉症孩子的入學情況。對方告訴她,學校可以接收自閉症兒童,但目前學校沒有配備足夠的專門特教老師。

  在郭鳳看來,如果學校沒有專門特教老師陪伴孩子讀書,女兒就無法獨立完成課堂學習。她做不到靜靜聽講,也不能完全理解老師講的是什麽。

  郭鳳舉例說,對于一個普通孩子,你給他一個蘋果,然後再給他一個蘋果,用數學語言告訴他“1+1=2”,他能理解,但對于果果這樣的孩子來說,她無法理解抽象的“1+1=2”。

  郭鳳因此決定讓果果推遲一年上小學,“果果去上學也沒有太大意義”。

  老師若未特教培訓

  難以應對特殊兒童

  郭鳳的擔憂並非多余,另一名自閉症兒童月月就因爲沒有陪讀老師而最終辦理了休學手續。

  月月今年秋季開學上小學六年級,學籍仍在北京,二年級下學期辦理了休學手續,從三年級開始在老家上學。

  月月的媽媽柳雨告訴記者,2014年秋季,月月上小學。根據北京市的政策,柳雨的房子對應一所還不錯的小學。經過報名、審核、面試之後,柳雨收到了入學通知書。一切看起來很順利,她沒有把兒子有輕微自閉症的情況告訴老師。

  整個一年級,老師的反饋是,月月上課認真聽講,積極回答問題,唯一的不足是,上課自己啃手指、摸耳朵。

  一轉眼,月月升入二年級,柳雨感覺老師明顯嚴厲了很多。果然,老師告訴她,經過一年上學,月月還是有啃手指、摸耳朵的“壞習慣”,希望家長督促著改正;此外,課間休息時,月月和同學玩耍時,直接上去擁抱。

  此時,柳雨才把月月有自閉症的情況告訴老師,但月月所在的學校並無針對自閉症兒童的專門特教老師,班級老師也沒有接受過特教培訓。

  隨後事情變得越發不可收拾。柳雨發現,老師的嚴管和家長的督促不但沒有讓月月改變“壞習慣”,反而使月月失去了上學的興趣。

  柳雨記得,二年級下學期的一天,老師告訴她,月月有“攻擊性行爲”,在教室裏無緣無故地推搡一名同學,兩個孩子還發生了肢體沖突,讓她好好管教。

  柳雨只好向老師請長假,帶月月去看心理醫生,但情況並沒有好轉。眼看無可挽回,柳雨聽從了心理醫生的建議,決心給孩子辦理長期休學手續。

  二年級暑假期間,柳雨帶月月回到老家,把孩子送進農村老家的學校讀書。半年之後,她欣喜地發現,月月喜歡去上學,臉上滿是笑容,因爲他遇到了足夠包容的老師。

  “在老師看來,小孩子之間打打鬧鬧都是正常的,沒覺得有攻擊性,月月覺得很輕松。月月只要有一點進步,老師就帶著全班小朋友給他鼓掌。”柳雨說。

  月月爸爸告訴記者,月月現在的情緒比以前平穩了許多,不會因爲外界的刺激而不安、哭鬧;上課能安靜地坐著聽講,會和小朋友愉快地玩耍、合作;精神狀態很正常,不會出現緊張、恐懼、局促等現象。

  法規明確配備特教

  財政資金無法保障

  在糖糖媽媽看來,今年秋天上二年級的女兒是一個幸運的自閉症兒童,因爲她和學校溝通後,能有專人在學校陪著糖糖讀書。

  糖糖是一个轻度自闭症儿童,从外表看就是一个普通孩子,她通过派位进入北京某小学就读。考虑到社會的接受程度,糖糖妈妈没有将此情况告知学校。

  但糖糖的特殊之处很快就自课堂上展示出来。糖糖妈妈告诉记者,根据老师发给她的視頻,女儿会在课堂上出现喊叫现象,无法遵守课堂纪律,有小朋友拍她一下会遭到她“打回去”等情形。

  此時,糖糖媽媽才告訴老師,糖糖是自閉症兒童。

  在糖糖媽媽看來,學校對自閉症的了解並不多,沒有配備相應的資源教室,更沒有配備專門的特教老師,包括周圍幾所學校在內“一個特教老師都沒有”。

  她向學校提出來,能否入校陪讀,但學校不太同意,擔心影響課堂教學。幾個月後,她又向學校提出,能否請陪讀老師,也就是專業的特教老師陪同上課。學校同意了,這讓糖糖媽媽欣喜不已。

  自閉症兒童陪讀的費用是每個月12000元至15000元。糖糖媽媽聯系上一位特教老師,每天陪孩子上半天課,一周5天。

  一個月後效果顯現出來,糖糖不在課堂上喊叫了,也放松了,課堂秩序井然。老師逐漸接受了課堂上有人陪讀,對孩子給予極大的包容。在老師的引導下,其他小朋友也意識到,這個小女孩是需要被保護的。

  糖糖媽媽對學校提供的寬松環境心存感激,覺得自己的女兒太幸運了。

  幸運是一方面,對糖糖媽媽來說,壓力依然存在,因爲孩子康複的費用、陪讀的費用、日常開銷,基本上可以拖垮一個中産家庭。

  糖糖媽媽希望,如果學校能夠配備專門的特教老師該有多好,退而求其次,如果這個條件不能滿足,一個教育片區能有幾名特教老師也能解決她們所面臨的問題。

  根據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自閉症研究指導中心等機構在2014年10月發布的《中國自閉症兒童發展狀況報告》,僅0至14歲的自閉症兒童可能超過200萬人。

  對于殘疾人的受教育權利,修訂後的《殘疾人教育條例》規定,招收殘疾學生的普通學校應當將殘疾學生合理編入班級;殘疾學生較多的,可以設置專門的特殊教育班級。招收殘疾學生的普通學校應當安排專門從事殘疾人教育的教師或者經驗豐富的教師承擔隨班就讀或者特殊教育班級的教育教學工作。

  既然行政法規已經作出規定,普通學校爲何沒有依規配備專門教師或者經驗豐富的教師呢?

  中國第一家自閉症服務機構星星雨教育研究所的創始人田惠萍告訴記者,普通學校配備專門教師或者經驗豐富的教師需要“真金白銀”,這部分教師資源的錢從哪裏來?

  在田惠萍看來,《殘疾人教育條例》作出規定後,財政資金保障沒有跟上,實際上,“法規有了規定,財政必須進行捆綁,確保特教老師的財政支出”。如果特教老師資源不足,由家長進行陪讀或者家長支出陪讀費用的,相關經費應該由國家承擔。

  首都師範大學碩士生導師傅添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根據法規規定,每所學校都應該配備專門特教老師,爲殘障兒童提供幫助。

  接受記者采訪的教育界人士認爲,相關法律法規作出上述規定之後,財政資金保障亟需及時跟上,明確特教老師的財政支出預算,落實法規規定。同時,由于適齡兒童接受義務教育是法定權利,因此應該明確這部分資金由中央財政予以保障。

  傅添建議,在現實中,特教老師缺乏,這是一個短期內難以解決的難題。解決之道除了加強特教方面的師資建設之外,更爲緊迫的是讓所有的普通老師都能掌握一些特教的知識和技能,這可以在師範院校裏增設特教相關課程、在對在職教師培訓時增設相關培訓內容。

【編輯:于曉】

>社會新聞精选:

社會新聞: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