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资深“老漂”:整天连轴转 为女儿的二宝继续“漂”着

资深“老漂”:整天连轴转 为女儿的二宝继续“漂”着

2019年12月02日 11:25 來源:廣州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資深“老漂”:爲女兒的二寶繼續“漂”著

  大宝加二宝 整天连轴转 只想和老伴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還好現在廣州到處都在搞垃圾分類,上個月鄰居還把垃圾堆在樓道裏,離我家最近的位置呢。”彭叔一邊上樓,一邊對記者說,“以前,每天會有人定時來清垃圾,但是廣州天氣熱,垃圾堆時間長了有味,我看見了就會拿到樓下的垃圾桶去。”“爲什麽鄰居們要把垃圾堆在那裏呢?”記者問。彭叔說:“他們都是這裏的老住戶了,我們和他們說過不要這樣放了,他們就說‘已經這樣放二十年了’。我們是去年爲了照顧外孫子,才在這裏租的房子,其實我們接觸的大部分廣州人都挺好的,但這種時候,我們這種‘老漂’就不知說什麽好。人家土生土長,彼此說話都是粵語,我們都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麽。”

  每年只有小半年時間“自由”

  開了門,彭叔熱情地請記者進屋坐。記者坐在彭叔家裏三人位的沙發上,聽彭叔說起了家常。“我在老家有好幾個櫃子的書,沒事也喜歡練練鋼琴,有時候還叫上朋友來家裏切磋一下書法。現在一晃我們在廣州‘漂’著都11年了,你看,我只有枕頭邊上放了一兩本書,其他一概省了。”還真是。怎麽說呢,這是一個兩居室的房子,按說也可以布置得很溫馨,但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看上去沒有被寄托任何感情。書櫃、擺件都沒有,放眼望去倒是有二十幾個各種各樣的塑料整理箱。“都是女兒搬過來的。他們那裏放不下,又不能扔的東西,都在這。”彭叔苦笑著說。

  箱子,仿佛是“老漂族”家具陳設的主題。彭叔老家在東北,他和老伴每隔半年過來廣州,幫女兒帶孩子。說起自己的“老漂”經曆,彭叔自嘲道:“我和老伴是資深‘老漂’,每年春節時過來,孩子放暑假,我們就回老家了,然後孩子的爺爺奶奶再過來輪班。一晃這樣的日子已有11年。”“11年前,大外孫女出生,那時候我們才五十多歲,雖然這樣跑來跑去的,也沒覺得特別累。本來想著等外孫女大一些,我們就能自由了,可大前年小外孫又出生了,一切又‘打回原形’。”。

  彭叔很喜歡旅遊,但每年只有小半年的時間是“自由”的,一到孩子爺爺奶奶接班,彭叔和老伴就開始四處旅行,因爲“連軸轉”,身體開始有些吃不消。去年十月,彭叔就因爲出遊時開車時間太長,疲勞過度發作了腦梗。“當時孩子也不在身邊,我開始時不知道是腦梗,以爲就是頭疼,一段時間就過去了,但後來發覺不行,還是去醫院檢查了才發現。”

  孩子成長離不開祖輩關懷

  說話間,剛剛下班的小彭回到父母這邊接孩子。小彭在廣州的一個事業單位工作,雖然比較穩定,但也很忙碌,這一點父母看在眼裏,自然心疼,也希望能多幫把手。小彭說,上次爸爸生病後,自己是一個多月後才從媽媽那裏得知了情況,就趕緊請假回家,帶父母一起去醫院做檢查。“檢查發現,媽媽也有腦梗,後來爸媽一起住院進一步檢查治療,可我的假期一共也沒幾天,沒法一直陪他們,臨走時特別糾結,偷偷地哭了。”小彭對記者說,“父母的醫保都在老家,在家治療省錢又方便。而且,他們也喜歡待在老家,來我這都是被逼無奈。”

  等身體恢複後不久,彭叔和老伴又恢複了每半年來廣州照顧外孫的節奏,想要檢查身體,一概都是自費。彭叔說:“有病當然要看,倒不至于要爲了省錢而忍著。但廣州的醫療費用本來就比東北高不少,心裏還是覺得怪不自在的。”

  对于自己的老年生活,彭叔有自己的期待:他希望趁身体还行时能多走些地方,或在家里上老年大学学钢琴、跟朋友聚聚……但现实很骨感:女儿这里离不开人,资深“老漂”的日子还要继续。(文/廣州日報全媒体记者 冯秋瑜)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