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有车有房也能发起筹款并提现 水滴筹是公益还是生意?

有车有房也能发起筹款并提现 水滴筹是公益还是生意?

2019年12月03日 00:35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水滴籌“掃樓式”推廣背後:

  借社交积累流量 信息未完全核验已筹款

  德雲社相聲演員衆籌事件後,水滴籌再陷輿論漩渦。

  11月30日,水滴籌因一則《臥底實拍醫院掃樓式籌款,審核漏洞多》的報道在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該報道稱,水滴籌大量招募籌款顧問,這些顧問以“志願者”的身份在醫院“掃樓”,若患者有意向發起籌款,志願者們就開始幫患者撰寫求助人的故事,但經濟狀況和診療費用缺口均由籌款顧問口頭詢問;而籌款金額更是志願者和患者家屬之間“商量”著確定;並且,志願者宣稱在籌到錢之後,公司不會調查籌款去向。

  相关消息一出,不少网友纷纷表示“这就是我越来越少捐款的原因”、“不要让别人的善良被过度消费”、“消费善良,以后会导致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筹不到钱”等。对于这一报道,12月2日,水滴筹回应新京報记者称,初步调查显示,线下人员违反服务规范的类似现象确有不同程度存在,同时表示报道中提及的“提成”实为公司自有资金支付给线下服务团队的酬劳,并非来自用户筹款。

  此前,水滴籌在官方微博上發布了關于“線下籌款顧問”相關報道的說明,回應稱,自即刻起,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爲。針對報道中提到的財産信息審核、目標金額設置、款項使用監督等問題,水滴籌稱,公司皆建立了相應的審核機制,確保財産等信息的充分公示並聯合第三方機構驗證,同時持續跟進款項的使用情況。

  记者12月2日调查发现,不少已经进入筹款环节的水滴筹筹款项目仍显示患者诊断证明正在验证中、患者身份证件及患者合照正在验证中等字样。 新京報记者 潘亦纯

  “掃樓式”推廣背後

  通過社交場景積累流量

  与國內60多家知名保险公司建立了深度合作关系,推出了80余款高性价比保险产品;水滴筹称,将舍弃原来以服务患者人数为主的绩效管理方式

  據悉,水滴籌成立于2016年7月,是一個個人大病求助平台,當個人發生疾病,家庭卻無力救助時,便可在該平台發布信息,尋求愛心人士的幫助。根據水滴籌方面提供的數據,截至2019年9月,已累計籌款達235億元,近2.8億人參與救助。

  水滴籌這樣的平台的確幫助了一些有實際困難的家庭,解決看病資金問題,但近年來,籌款人審核不嚴格、籌款去向監管不到位等質疑的聲音時有出現,也讓水滴籌屢陷輿論漩渦。而掃樓式推廣更讓很多人質疑,其在爲其保險業務導流。

  記者發現,求助人在水滴籌上進行籌款並不需要支付費用,不只如此,水滴籌還全額補助第三方身份校驗費用、服務費用及審核費用。

  有業內人士認爲,水滴公司首先是一個創業公司,需要盈利,公益行爲也需要商業力量的支撐,必須尋求其他盈利途徑,才能保證水滴籌健康持續地運營下去。

  水滴筹方面表示,水滴筹的使命在于通過社交場景積累流量,也是水滴公司社會价值最直观的体现。水滴公司也通过水滴筹搭建了一个健康保险保障的场景,通过大病筹款场景激发用户健康保障意识的觉醒。

  据悉,水滴筹所在的水滴公司旗下共有筹款、互助、保险三大业务主线,水滴保险持有保险经纪牌照,于2017年5月份正式上线,其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6月,平台已与國內60多家知名保险公司建立了深度合作关系,推出了80余款高性价比保险产品。

  但京师上海國際总部金融与房地产律师陈雷博也对新京報记者表示,营利组织做公益也要明确区分公益和营利的界限,通过公益来宣传保险从原则上来说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公益本身的开支详情应该是公开的,而如果该营利组织通过做公益来盈利,肯定是不合适的。

  “在公益實踐過程中,給參與人員發一些小補貼,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發很高的工資、提成的話,那就完全違背公益目的了,也過度消費了捐贈者。在國外,公益的審核是很嚴格的,一些公益信托都會由律師事務所、審計機構去監督其資金用途,一旦出現問題,也會有相應的處罰措施。”陳雷博進一步表示。

  對于輿論的質疑,水滴籌也在12月2日發布了績效管理方式的調整方案:舍棄原有以服務患者人數爲主的績效管理方式,調整爲以項目最終過審的合格通過率爲依據,考核圍繞籌款全過程,側重項目真實合規和服務質量維度。

  亂象

  籌款人信息並未完全經過核驗即已開始籌款

  新京報记者还注意到,不少有车有房的人士也在水滴筹上发起了筹款,并顺利提现

  水滴籌方面表示,除線下團隊的服務外,平台采取覆蓋籌款發起、傳播、提現等環節的全流程動態審核,借助社交網絡傳播驗證、第三方數據驗證、大數據、輿情監控等技術和手段對籌款項目進行層層驗證。而記者發現,有不少信息並未完全經過核驗的籌款項目,卻已開始進行籌款,例如一筆籌款金額爲20萬元的水滴籌項目,該求助人宣稱被確診爲慢性腎功能不全並癱瘓等,已花費很多錢,萬般無奈之下只能通過水滴籌發起籌款,截至目前,該筆籌款已經籌到1萬6千多元,但在了解更多審核信息一欄,卻顯示患者身份證與患者合照正在驗證中、患者診斷證明正在驗證中、收款人與患者關系證明正在驗證中、收款人銀行卡信息正在驗證中。

  在水滴籌上,這類信息並未完全驗證,就開始發起捐款的項目並不少見。

  另一起筹款项目也有类似的情况,该求助人称其儿子被确诊为白血病,且极有可能需要长期治疗,因此通过水滴筹发起了爱心求助,目标筹款额为50万元。在证明材料中,显示身份证明审核通过,诊断证明资料也审核通过,但收款方信息仍显示验证中,此外,在增信补充信息中则显示,房産价值为1.2万元,而汽車价值为120万元,按照常识而言,这两项信息应属于笔误,但该笔筹款项目目前仍筹集了超9万元。

  對此,水滴籌對記者表示,將對此核實,不過至截稿未有進一步回應。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建平对新京報记者表示,像水滴筹这样的平台,有比较强的公益属性,其对求助人的信息,是有审核义务的,但这种审核义务是形式的审核义务,也就是说,平台至少要对求助人所发出的求助信息例如单据、病历的真实性进行审核。但目前出现了这些情况,平台自身应该自查,对于一些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信息进行删除整改。

  此外,新京報记者还注意到,不少有车有房的人士也在水滴筹上发起了筹款,并顺利提现。新京報记者在水滴筹平台发现,一位有车(价值8万元,称已折旧卖不出价)、有房(价值约200万元,称还有100多万贷款未还)且家庭年收入超20万元的求助者在未变卖房、车的情况下,获捐了约43万元。

  新京報记者以此案例随机采访了多名爱心人士发现,大多被采访对象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捐赠项目。广州的小李也认为“有车有房还出来要捐款,这不是和没车没房、真困难家庭抢筹款么?我觉得生病要筹款,至少也得卖车卖房后,实在不够再说,毕竟爱心人士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違法成本低

  籌款人詐捐僅被判返還籌款及支付利息

  律師陳雷博稱,如果一些本身就不符合捐助條件的人發起捐助,籌了很多錢,我覺得如果這個人本身有侵占目的,那麽可以告其侵占罪或者詐騙罪,進行適當處罰

  以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为例,该案件于11月初在北京朝阳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筹款人莫某在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會救助的情况下,在水滴筹平台发起筹款,并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但最终法院一审只判令莫某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水滴筹筹款页面“发起人承诺”这一栏称:“发起人已承诺所提交的文字与圖片资料完全真实,无任何虚构事实及隐瞒真相的情况,如有不实,发起人愿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北京律师协会保险专业委员会委员、保险专业律师李滨对新京報记者表示,水滴筹筹款页面的发起人承诺称,如有不实,发起人愿承担全部法律责任,但实际上,这个责任目前来看也就是返还捐助款,而没有其他的责任规定。其实上述案件已经是明显的骗捐,已经具有诈骗犯罪的特征。但实务中由于该患者家属经济上也比较困难,有关案件定性的解释尚未有明确规定,所以尚未见到有追究刑事责任的判例出现。

  記者咨詢律師了解到,一般而言,公益組織屬于民政局來分管。但在今年5月份發生德雲社相聲演員衆籌事件時,民政部公開回應稱,個人求助不屬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監管職責範圍內,但由于(事件)影響到慈善領域秩序規範,下一步,民政部將引導平台修訂自律公約,針對群衆關切持續完善自律機制,也將動員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據悉,2018年10月,愛心籌、輕松籌、水滴籌3家平台已聯合簽署發布“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服務平台自律倡議書及自律公約”,健全事前審查、提款公示、在線舉報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單”,強化信用約束,提升公開透明。

  新京報记者 潘亦纯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