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懷孕後,她被公司辭退

懷孕後,她被公司辭退

2019年12月03日 04:26 來源: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在被公司辭退7個多月後,“新上海人”後娟依然在爲自己討說法。

  后娟是位80后,甘肃人,大学毕业就留在上海工作了。她告诉中國青年報·中国青年网记者,去年5月21日,她进入唱道(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唱道),签订了为期3年的劳动合同,但没想到11个月后,这份合同就终止了。

  突然被辭

  唱道培育了兒童傳統文化“婷婷姐姐”“婷婷唱古文”“婷婷詩教”等教育品牌。

  後娟說,她在這家公司工作不到一年,但升職了三次,從內容運營到行政主管再到運營總監。去年8月20日,她正式轉正,原本6個月的試用期縮短爲3個月。她的業務能力經常得到董事長胡婷婷(現已改名爲胡維瑾)的肯定。後娟給記者發來的微信截屏顯示,今年1月3日,胡婷婷給她發的微信上寫著:“後老師,你真棒,這段時間就屬你對我幫助最大了……憑一己之力,拉起了整個運營大部門。”今年2月,公司還給後娟加了薪。

  今年3月20日前後,後娟發現自己懷孕了。25日,她把懷孕的事兒告訴了胡婷婷。

  4月22日上午10時,後娟主持了運營組複盤會。據後娟回憶,當天下午14:30左右,她被叫到二樓辦公室談話,看到人事、公司顧問和律師3人在場。律師說,後娟因違反公司規章制度被辭退了。後娟表示不能接受,便離開了。

  後娟說,她回到工位後,發現自己被踢出了各種工作群,相關賬號也被封了。隨後,人事專員將解約通知書貼在她座位旁邊的牆上,並拍照留證。後娟當時情緒激動,直接將那張紙揭了,並向所有同事訴說自己的遭遇。

  通知書上寫著,多名員工反映後娟在公司期間有不當言論,貶低員工,傳播不實信息,並私下與同事討論薪資,引起負面影響,于是提前解除勞動合同。“您在公司的最後工作日爲4月22日。”

  “哪家公司愿意开除孕妇呢?更何况我们做教育这个板块。”11月28日,胡婷婷向中國青年報·中国青年网记者强调,怀孕和辞退是两件事。辞退不是因为后娟是孕妇,而是因为她做的事情实在没有办法容忍。她指出,一方面后娟曾经将公司要挖人的消息透露给别的公司的员工;另一方面,虽然她工作能力很强,但是曾经三次与合作伙伴产生巨大冲突。

  後娟則說,是胡婷婷讓她去別的公司挖人,自己並未與合作夥伴産生過巨大沖突,反而經常幫胡婷婷各種“救火”。

  “寶寶沒了”

  4月4日,後娟負責校園行活動結束的晚上,胡婷婷找她談話,當時對她進行了批評,說後娟有不當言論。

  4月8日上午,後娟向胡婷婷請了假,預約了産檢。下午,胡婷婷告訴合作方,後娟懷孕了,不便打擾,接著把後娟移出了工作群。當天下午6時多,後娟發現自己“出血”了,便到醫院檢查,晚上9時,醫生診斷她爲“先兆流産”。後娟告訴胡婷婷這個消息並請了假。

  4月14日,醫生通過B超檢查,表示孩子沒什麽問題。15日晚上,後娟的彙報對象由胡婷婷變爲接替後娟的新人。胡婷婷通過微信表示,讓後娟好好養胎,“我也不希望你太操勞,太拼命。”

  針對後娟被辭退一事,胡婷婷表示,這是公司行爲,並非個人行爲。當時,公司找後娟談話是想與她友好協商,並商議賠償等事,但後娟拒絕溝通。而後娟則稱,公司方面說自己違反了規章制度,將事情定了調,這讓她難以接受,但並未拒絕溝通。

  23日早上,後娟表示,自己像往常一樣到公司上班,遭到公司司機阻攔。多次試圖進入公司均無效,中間發生了推搡,她肚子岔了氣,于是報警。後娟坐著警車前往杭州勞動調解中心調節。但杭州勞動調解中心並不能解決她的問題,因爲雖然後娟的工作地在杭州(唱道後來由上海搬到了杭州),但是她勞動合同的簽約地是上海。

  4月25日,胡婷婷發微信向後娟解釋,“我一直都在,有需要就找我,找律師處理是怕自己心軟,保重孩子”、“讓你走和你懷孕無關”、“福禍相依,三思。”

  “寶寶沒了。”5月11日,後娟到醫院檢查,醫生告訴她,B超顯示孩子顱骨光環未發育完善,不能留。醫生表示,情緒激動引起激素分泌,可能會導致寶寶發育不良。

  5月20日,她做了引産手術。

  申請仲裁

  7月9日,後娟向上海市徐彙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其間,雙方就賠償金額進行了溝通,後娟主張公司賠償其到勞動仲裁結束的工資7.2萬元,社保公積金5.2萬元,以及房租、精神損失費等共計26.3萬元,但只要胡婷婷願意出面,一切都好談。公司方面表示,一切看仲裁結果。

  8月23日,上海市徐彙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給出裁定結果,唱道未能提交關于辭退後娟的直接證據,因此以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爲辭退理由不成立,屬于非法解約,要求公司在7日內支付後娟解約賠償金29560元。8月28日,唱道公司支付了這筆錢。

  北京威諾律師事務所馮巍律師表示,精神損失費及相關經濟損失一般不屬于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的審理範圍,主張精神損失費等可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侵權訴訟,已生效的勞動爭議仲裁裁決書可作爲證明用人單位非法辭退員工存在過錯的證據。

  後娟的遭遇並不是個案。據報道,今年4月,廣東珠海一女子在告知單位領導自己懷孕後當天被解雇。多次協商無果後,該女士提起訴訟,最終法院判決該公司侵害了女子的平等就業權責令其道歉並給予補償。

  勞動仲裁的裁決書裏並未提及後娟懷孕及流産一事。但後娟表示,此事對她打擊非常大。

  11月28日,胡婷婷对中國青年報·中国青年网记者表示,将提供公司人力工作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记者可以向他具体了解后娟被辞一事。但截至12月2日下午15时,记者并未收到联系方式。记者先后3次拨打胡婷婷电话,均无人接听。

  中國青年報·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赵丽梅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葉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